一条酸菜鱼

初次到绿组的猿比古

脑袋绝赞!

伊:

伏见猿比古终于是来到了绿王的根据地,脑内不断思考着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卧底工作。然而握住门把手,推开那扇发出声响的门时,一团绿色的不明毛绒物体就冲着自己的脸撞了上来。鼻梁的酸痛感一瞬间就顺着蔓延到眼睛,眼泪被迫挤了出来。幸好站的比较稳才没有摔倒,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并把晕在自己脸上的绿毛抓下来,这才看清是琴坂。

“啊!抓住它!别让它跑了!偷吃了我的炸鸡块还敢跑!”几乎是看清琴坂的下一秒,伏见猿比古就看到五条须久那提着武器就往这边砍,吓得伏见当场就摁住琴坂准备进行琴坂接绿刃。

“须久那。”满头鸟毛并且面膜掉了一半,另一半挂在鼻子上岌岌可危的御芍神紫一手就抓住了要冲出来的五条须久那,杀气毫无隐藏的在四周蔓延开来。

伏见猿比古有些懵,稍稍定睛往屋内看了看,突然就觉得脑袋有些疼。乳白色的化妆水被撒了一地,鸟毛洒满整个房间,比水流坐在他的特座上,宝贝似的满脸紧张的捧着炸鸡块的盒子。或许是还处在充电中的原因,比水流似乎遭到了两大战力的协同迫害,头发上插着的琴坂毛自不用看,脸上则是各种颜色的化妆用品的痕迹。似乎是因为监护人磐舟天鸡不在,两大战力才能对比水流造成成吨的伤害。就在猿比古准备逃跑的时候,转身便看到了散发着黑色恐怖气息的磐舟天鸡。

然后猿比古就被迫跟着两大战力一起打扫卫生了。顺便还洗了个琴坂。

来到绿组的第一天就被要求干家务到转钟。终于是让磐舟天鸡感觉到满意了,准备找地方睡觉的猿比古这才发现沙发上横着已经敷好新面膜睡美容觉的御芍神紫,地上的被褥里已经有着呈大字睡着的五条须久那,磐舟天鸡占据了唯一的折叠床,只有比水流满脸的心疼看着他。

“不介意的话,趴着我睡?”

“我介意。”猿比古最终只好抱膝蹲墙角睡,并且无视比水流那同病相怜的眼神。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