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酸菜鱼

《愚兽》中国文豪

花露水人:

中国文豪超能力,短打,特效可以代入文豪野犬,也算文野衍生……写的是那段时期


1
他们后来遭遇的是愚兽。
愚,不是愚蠢,而是愚昧;兽,则字面意义,物状不一,有半人半兽,也有完全是野兽的,真理派的人们对它们,唯一能确认的不过是只知吃人和自相残杀的东西罢了。半人兽但也还好,完全的野兽是极为凶残的。领头的常来打头阵的便是四只野兽。不过毕竟是野兽,没有人类机敏,往往是被真理派打散了的。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它们逐渐变得有秩序了,不再互相杀戮,并且进攻真理派时更加有谋划——顺带一提,真理派就是荒原上仅有的人类的一部分——就好像是有人类在领导一样。
杨绛发动了她的能力「我们仨」,阿圆自告奋勇地撑了小船去刺探。「我们仨」显现的那条宽阔的河在杨绛掌控下迅疾而又稳当,并不伤到阿圆的船。她不多半天便归来了。杨绛早已把河流直连向了赵树理的结界「三里湾」,于是阿圆在结界里放宽了心又焦急地冲大家喊:“愚兽有头领了呀!是人!”


2
吴晗用「海瑞罢官」将海瑞召唤出来,之后就要同提着刀的海瑞出「三里湾」,向荒原那边的愚兽盘踞处去。傅雷本要跟去,因他担心吴晗单枪匹马根本打不过那么多愚兽,折在那里得不偿失,有他的「家书」大范围攻击愚兽,可以让吴晗进攻更自由。吴晗却拒绝了,他说他不过是去试探一番那头领,愚兽自不招惹。若惹到了,即刻便回来。
傅雷最终同意了,回去驻守「三里湾」的结界入口。不过他在杨绛发动能力送走吴晗之前,他交给对方一封书信,信封上两个遒劲的字「共鸣」。
“你若有急,撕了这信,我儿的琴音便会有异,那时我们就晓得你有事。我们会来帮你。”他说。


3
“……沫若先生。”
郭沫若不答,「女神」却已显现在他身旁。海瑞面无表情,提刀上前。
“郭开贞!我们当你死了!可你,投了愚兽?!你为何没有变成愚兽模样?!原来鲁迅先生骂你骂的并不错!”
“我还不是东洋狗。”郭沫若回答地很镇静,“多说无益。”
“你很快就是了!”
女神款款而行,突然发难时已徒手劈断了海瑞持刀的手臂。吴晗接刀,从怀里摸出信,牙一咬手一动,当即撕掉了它。他知道,以现在他的心志,无法冷静的打败郭沫若,他需要同伴,虽然同胞们也多半会震惊,但至少人多势众。


4
老舍踏着艾青「北方」的风沙而来,作为先锋以及主战力的他们赶来最快。老舍的「鬼曲」发动,鬼魂同沙暴一道阻滞了女神的步伐。
“一切无常者,只是一虚影——「女神·虚影」。”
「北方」被女神的歌声打破,风沙渐小了,鬼影也消失了。艾青出现在老舍身后,他的技能被破解,伤及自己。
吴晗问:“可还有援助?”
“有,”老舍发动「剑北篇」,“傅聪的钢琴音吵得厉害,傅雷一翻家书,得知了情况。”
“而且……愚兽潮要来了。”艾青咳嗽不止,只能先等巴金赶来施用能力「虹」的治愈作用。
郭沫若的女神转瞬已攻了上来,老舍的剑与剑影早已备好,吴晗也再次召唤了海瑞,重又战斗。


5
远处一条大河逼近,而愚兽的声响也渐渐大了。几人缠斗时,傅雷已抛出漫天信纸,艾青忍伤使用「北方·扑面风沙」,将傅雷锐利如刀的纸张袭向郭沫若。郭沫若急退至愚兽中间,用源源不断的愚兽替他挡了攻击。
“「围城」、「管锥编」!”
钱钟书设下围城且辅以管锥,将绝对防御开到极值,拥有近距离攻击能力和无战斗力者纷纷进入围城躲避,傅雷和田汉便站在城头守卫。巴金虽不是战力,但他在这里是为了治疗艾青。他发动了治愈能力「虹」,不过这是让人沉入梦境禁受考验折磨后,人才能自愈的能力,而且梦里越艰难,好的越快——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巴金当然是想尽办法让人好的快一点。比如他现在正让梦里的艾青拉黄包车。


6
田汉是这里唯一的精神能力者,他发动「义勇军进行曲」时可以让敌人感受到虎狼之师般的震撼,甚至于让他们心神崩溃。愚兽即使有领导者,也难以抵挡这样的攻击。
但他们都没有料到,女神的能力实在太多面化。
女神吹奏起了乐器,在女神的乐音下,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效果被削弱,于是愚兽们仍然已万钧之力,半点也不减势头的冲撞「围城」。数量不是问题,这攻城的力度却太强了,「管锥编」的外层已经有崩溃之势。
傅雷虽然不是非要艾青的辅助,但在他的范围攻击能力「家书·论」发动时,他才发现女神的乐音竟然会令他的家书攻击速度减缓。他神情严峻,不得不集中注意去控制家书。
“「女神·混沌」。”


7
赵树理问钱钟书:“打还是退?”
“再看看情况。”
“那我加固外层去。”
他上了城头,惊惧地看到尸体和血液。
是被什么切割了一般……纸……傅雷的家书……而傅雷自己也已躺倒在地,没了生气。
他想明白了,必然是郭沫若,他听过郭沫若的诗,知道女神的最大杀招是什么。
不能再硬碰硬了。


8
杨绛攒够了力气,招出大河,阿圆带着船队来接他们,此时从未被如此高强度打击的围城也近乎要被攻破。还活着的人便上了船,先离开再从长计议。围城也已收了。吴晗悔着自己本该一开始就撤离的,钱钟书安慰道什么时候的抗争都是抗争。
河流的水汽渐渐蒸腾,不多时竟被蒸干了,真理派的几人也觉得太阳又烫又刺眼,老舍赶忙发动能力「剑北篇·后方的安定」,勉强缓解了几人的难受。但从水路尽快撤离已困难了。若要换用赵树理的「三里湾」,结界移动不仅慢而且损耗赵树理体力……
莫非,命绝于此?
愚兽趁势而攻,却在一瞬间突然停止了。
一个人穿过愚兽兽群,那些愚兽竟纷纷恭顺地让了一条道。
“这大概是……「艳阳天」。”
杨绛认了出来。
“是的,杨先生,”浩然带着质朴而愧疚的笑容,“是我的能力。”


9
“一个两个的,都投了愚兽,你们安的什么心?!”
面对同为人类的质疑,浩然回答的认真:“愚兽,原来是不愚的。只是现在而已。我为它们,原本也不是错的。”
“呵。”此言一出即被老舍嘲笑。
郭沫若一低头,又要念出诗来控制女神,被浩然拦住了。
“走吧。何苦为难同胞。”
愚兽潮退去,浩然带着郭沫若离开。


10
一条大河延伸过来,在荒原上划出一道蓝色痕迹,小船里的阿圆张望一番,确实看见愚兽群里有人类在。
她往回走,回到三里湾,在村子里喊:“愚兽有头领了呀!是人!”
吴晗二话不说便往外走,傅雷拽住他同他讲话,并给了他什么东西。
  
  
  
  
篇外
“我大概可以明白这样的生活……但他们太惨烈了。”刘亮程点点头,指指战况,“你要输了。”
“你输了。”王一生也点点头,“啪”一声将军了。
“……我知道。”
阿城苦笑着往椅子上摊,王一生已收收棋子重新要排一局:“再来。”
“不来不来,你让汪曾祺来。”
“下棋?算了,我可比不过棋王。”
汪曾祺端着小炒过来了,还有鸭蛋,蛋黄红,也流的红油。棋王也不纠结,把目光看向刘亮程,与此同时已拿了半个鸭蛋开啃,刘亮程摇头,拿了另半个开啃。
“不嫌齁呢怎么,先把饭吃了。”阿城说。
他想起来什么,站起来去了隔壁间。走了一圈,沉睡着的人们的营养剂补给都很正常,没有差错,他才回来吃饭。
“还没醒呢。”汪曾祺说。
“怎么还不醒呢。”刘亮程说。
“是啊,那十年都过去了。”阿城说。
“吃饭。”棋王说。

评论

热度(93)